当前位置:台湾物联网+平台 >> 大数据

为什么选择从三星加入Rokid独家对话周

2019-11-04 22:26:01 来源:台湾物联网+平台 阅读量:2

“为什么选择从三星加入Rokid?”——独家对话周军“为什么选择从三星加入Rokid?”“这个团队给我很亲近的感觉,风格上与三星相近

“为什么选择从三星加入Rokid?”——独家对话周军

“为什么选择从三星加入Rokid?”

“这个团队给我很亲近的感觉,风格上与三星相近,行业趋势上是必然的。Misa嘛,邋里邋遢的。”

停顿了一秒,周军赶紧摆摆手说,“不是,不能说邋遢,还是很精致的。就是那种极客范儿。”

五月初微雨的杭州,雷锋与刚刚从三星半导体(中国)加入杭州人工智能公司Rokid、担任VP的周军博士,进行了一番长谈,前三星半导体(中国)研究所所长周军身上更多带着学术人士的内敛,偶尔会开下Rokid 团队或其创始人Misa 的玩笑, 言谈举止间透露出的,是远不止入职一个月的熟稔。

1、

“对Rokid 与Misa 有什么判断呢?”

“有戏。”

4月16日,Rokid 创始人Misa 通过一条朋友圈,公示了周军博士已加入的信息。实际上,据雷锋了解,周军决意进入Rokid 大家庭,具体是在今年春节前后;而他与Misa 之间的相识,则可以更早地追溯到四年之前。

周军对雷锋透露,Misa 与三星高层多人熟识,两家厂商之间合作颇多。

2014年,Misa 与另一位同事来到三星洽谈业务,形象与如今相差不大——胡子拉碴,穿着随意,在周军的第一印象中,“感觉这哥们儿还挺极客的。”

时隔多年,谈到”为什么会选择Misa “这个问题时,周军沉吟一声,回忆称——当时Misa 很精准地选定人工智能这个大方向,属于比较超前的规划。同时,选中人工智能中的语音交互也是较好的一点——语音是双向的,你可以听、也可以讲,还可以通过它来控制其他设备。

其次,Misa 在人工智能愿景方面的描绘也让周军印象颇深。

一方面,语音交互带来人工智能变革,这个大方向肯定是对的,目前也通过亚马逊等巨头的成绩得到验证;另一方面,人工智能就本质而言,是类似于移动互联这样的核心支撑。周军类比称,没有移动互联,就没有如今淘宝的辉煌、共享单车的火爆、移动支付的兴盛。而人工智能也是一样,其他行业与产品的长远发展均绕不过这个点。

实际上,当时Misa也讨论过机器人项目,现在回过头看,不做机器人是对的。做音箱是一个维度,做机器人就是另一个维度了,现在能动的机器人体验都不够好。不如先将语音交互这个核心内容做透。“实际你看苹果公司引入触摸交互,也在一定程度上透露出未来非常大的方向。”

画大饼就能打动周军吗?并不是。

“愿景是一方面,更多是技术与产品方面的落地。”

2014年,Rokid 成品终于完成,团队很多人激动到哭,当然并不包括Misa 。周军表示,那个时间点其实很少人真正知道Rokid,了解语音交互,懂得其价值所在。“幸亏Rokid 有自己的算法团队,将几乎所有技术都掌握在自己手里,不会受制于人。这是跟三星很像的。”

自2014年初识,到2018年做出决定,三年多的时间里,Misa 与周军之间保持着密切的交流与试探。Misa 此前在接受雷锋(公众号:雷锋)专访时也曾表示,吸引人才其实就像谈恋爱一样,首先要看缘分,其次是互相吸引、互相找到对方。作为创业公司,如果不具备某些特质,是没有能力吸引顶级人才的。

独家对话周军:我为什么从三星半导体来Rokid做AI芯片

2、

Rokid 吸引人的特质,一是创始人Misa,二是团队。

机车服、络腮胡、黑框镜,今年42岁的中年男子Misa 喜欢木工,喜欢咖啡,周军对雷锋称,“我很喜欢Misa的一点是,他都走到今天的程度了,还每天坚持码代码、写程序,这是我们这类人永远不会丢的一项习惯。”也是因此,双方在码代码、软件应用、系统架构等方面都具备共同语言。“这是两个人能走到一起的基础。”

周军也在积极融入到Rokid的创业公司文化中,虽然他对雷锋表示,自己也是个晚睡的人,但作为六十年代生人,周军最迟也就在午夜十二点左右便休息 。自加入Rokid 之后,逐渐适应了创始人常常加班到凌晨的习惯,工作人员在午夜一两点钟还会经常见到在办公室加班的周军。

周是半导体领域的“老人”了,自1997年博士毕业于南京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系,毕业留校任教,之后陆续就职于南京微盟电子、双电科技。2005年,周军加盟三星半导体(中国),并持续工作了13年,任职研究所长。在三星半导体(中国)承接过诸多知名品牌处理器开发与芯片开发工作,主要客户包括魅族、联想、海尔、中兴、长虹和京东方等。

可以说,十三年的时间里,三星的企业文化与基因,深深植根于周军的行为习惯与认知里。三星在芯片领域的风格,在业内有条评语——“越亏越投”。

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时任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哲,将主营业务是为日本三洋做贴牌生产的三星电子,拉入半导体领域。八十年代,全球半导体业陷入低谷,内存价格暴跌了90%以上,从每片4美元暴跌至30美分,三星每片1.3美元的成本压力,意味着每卖出一片,便净亏1美元。截至1986年底,三星电子在半导体项目上累计亏损达3亿美元,依靠其他子公司业务与政府贷款,三星挨到了1987年,日美签订半导体协议,三星也逐步开始盈利。

2018年4月,三星公布2018财年第一季度(Q1)财报,财报显示,第一季度总营收为60.6万亿韩元(约合561亿美元),同比增长20%;净利润为11.7万亿韩元(合108亿美元),比去年Q1的7.7万亿韩元(约合71.37亿美元)暴涨52%。其中特别需要注意的是,三星营收暴涨主要得益于其半导体业务,单部门收入达到20.78万亿韩元(合192.5亿美元),营业利润为11.55万亿韩元(107亿美元),并持续保持强劲态势。

对此,周军对雷锋表示,三星半导体的成功,一方面因其敢于挑战,其次,三星核心价值观就是人才第一,拥抱变化,身体力行。“三星半导体产品很多是做起来之后再发声,也有很多动作是业内第一个‘吃螃蟹的人’,但它自己是不怎么宣传的。”

作为人工智能创业公司Rokid,意外地因具备上述相近特质,而给周军带来类似三星的亲近感。

独家对话周军:我为什么从三星半导体来Rokid做AI芯片

3、

不可否认,周军从更为低调的三星半导体,加入热潮中的互联创业公司,一定程度上有国内芯片潮起、带动各方面待遇提升的因素。从时间轴上讲,周军在芯片行业的从业历程,贯穿了国内芯片发展历史的核心部分。

周军对雷锋回忆称,最初自己在芯片领域,其实是从一支非正规军摸索出来的,其中最代表性的,就是909。

所谓“909工程”,即在1996年3月,国家对建设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生产线项目正式批复立项,业内俗称“909工程”,项目注册资金40亿人民币,由国务院和上海市财政按6:4出资拨款,是电子工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国家项目,主体承担单位是上海华虹微电子有限公司,与NEC合作,电子工业部部长胡启立亲自挂帅。

周军回忆称,当时物理电路还是以较为简单的PMIC 为主,也容易做,其次稍微难点儿的偏模拟电路也没有现在这么复杂。当时团队对底层芯片设计、系统软件等部分,了解并不深入,大部分是靠自己摸索——包括软件框架、芯片设计等,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。

在时任国家领导人“砸锅卖铁”的指示下,909工程于1997年7月开工,1999年2月完工,2000年实现30亿销售、5.16亿利润。再之后,由于国内政治环境变动,华虹未能再获得国家资金支持扩建升级,而于像周军一样的科研人员而言,在909工程中的经历,虽然并非足够系统与正规,但也正因此,有了更多创新与尝试的机会,不同于传统的算法集成等。

再之后,进入三星半导体(中国)的周军,充分吸纳三星集团的正规培训,在他看来,三星的开发部门与如今火热的互联圈完全不一样。“互联讲究快速迭代,讲究用户体验快速变化,甚至存有bug也不要紧,之后进行相应软件升级更新即可。芯片行业不同,求稳。我们花费在测试上的时间,甚至要远远长于开发的时间。”

周军在三星度过了较为平顺的十三年,直到随着国内芯片行业起势,三星对中国市场愈发谨慎,对三星半导体中国部分的机密技术与信息也酌量减少。

对此,周军倒没有给予正面回应,他只是从行业角度表示,结果是由大环境造成的。中国半导体行业跟互联领域一样,总会有一个爆发的时间点,“虽然前路的挑战也很大,但等到行业发展成熟了再进来,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不是吗?”

独家对话周军:我为什么从三星半导体来Rokid做AI芯片

4、

5月17日,云知声发布第一代UniOne 物联AI芯片“雨燕”及其解决方案。Misa 将相关报道转至朋友圈,并配文表示——“恭喜伟哥(黄伟,云知声创始人、CEO)发布IOT芯片,越来越好玩了。我们俩的产品不是一个定位的,面向系统与应用都不一样,真心希望大家都能做起来。”

严格来讲,Rokid 在芯片领域的布局,始于2016年初;就本质而言,Rokid AI 芯片聚焦于语音交互领域。

周军表示,人工智能最终的产品,不论是芯片还是产品链,本质上还是系统级公司在推动,也就是做系统方案的公司,实现终端芯片与云端芯片的联动。所以,“我们定义的产品是一套完整的方案,从云端、到最后的产品,包括里面全部的算法等。”

实际上,Rokid 芯片在正式投入生产之前,需要先经过一轮项目定义,将架构整理清楚,使项目定义更为宏观,明确该芯片到底是做一款cost down的前端芯片,面临更低风险与更多竞品,还是做完整方案,打出自己的市场,这是项目关键。对此,Rokid 团队内部是经历过一番争论的,但从结果看,显然是后者胜出。

再之后,便顺水渠成地进去架构设计、定型、验证、流片、再验证的环节,Rokid该款AI 芯片于去年正式流片,周军称,“基本上测试流片就成功了

为什么选择从三星加入Rokid独家对话周

,这系芯片企业较为核心的能力之一。假如流片失败,需要耗费很长时间返工。”

那么,从侧重于高端市场的三星芯片研究所来到创业公司,这其间是否有落差呢?

周军称,三星确实是高端芯片,但Rokid也并非中低端,甚至相对来讲更具难度——需要满足其设计相对较为简单、容易控制,同时还要达到国际认证标准的条件。高端芯片不需要考虑加几个盒子,而低端芯片则需要考虑软件架构、充分利用CPU能力等问题。总之,两者各有难处。

“此外,我们也不做cost down的产品,坚持引领变革。”换句话说,周军这句话透露出Rokid 坚持不打价格战的趋势。

芯片领域,Rokid 走得路线是——在有限容量内,尽可能提高性能,同时从缩减供应链成本的角度压低价格,从而形成竞争力。

单就智能音箱领域,周军表示,国内企业主要侧重于前端芯片的研发,而非完整方案,例如在CPU 基础上加上个DSP,或再加一个NPU,这类就稍微简单一些,而Rokid选择提高集成度的方式,例如在同样置入CPU、DSP、NPU的情况下,NPU选择将内存从256兆降低至同样能够跑完整系统的128兆,省出更多空间提高效率,进而拉低价格。简而言之,就是在保证性能的基础上,尽量实现cost down。

也是因此,周军表示,目前市面上存在的智能音箱主要通过前端芯片定制、与后端实现捆绑的方式,而非类似Rokid这种从整个系统出发、定制出性能高、价格低、性价比高的芯片,“因此目前Rokid 的AI 芯片性能比对手强、价格比对手低。”

之后,难度也会相应提高。

跳出智能音箱圈层,目前国内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纷纷布局AI 芯片,谈到如今同样风头正劲的地平线AI 芯片,周军表示,双方在芯片技术上确实有相似的地方,但地平线更多侧重视觉方面,落地场景侧重汽车与安防,难度更高、链条更长;而Rokid 主研的侧重语音交互的芯片,目前在消费级市场上已然被接受,难度自然会小很多,容易起量,迭代速度也会更快。

内部人士透露,目前Rokid AI 芯片已然实现量产,在商业模式上并不依靠芯片本身赚钱,更多是从系统层面考虑、采取更灵活的商业模式,例如尽量兼顾数据与硬件等。周军称,提供系统方案工具的好处,就是盈利途径会更加多元灵活。

采访最后,周军神神秘秘地从裤子口袋里拿出小小一枚物件,“给你看我们的芯片,里面什么都有啦,软件、算法都已优化,稳定性等各方面测试也都调到较好水平。哎等一下——”周军伸手挡住雷锋要拍照的手,“不能拍,要为Misa 下个月发布会做好保密的。”

来源:雷锋